• <acronym id="sj7cd"><ruby id="sj7cd"></ruby></acronym>
      1. <acronym id="sj7cd"><em id="sj7cd"></em></acronym>

        <thead id="sj7cd"><ruby id="sj7cd"></ruby></thead>
          1. 撥打電話 186-2834-2586
            復制微信
            擺賬網首頁>>資訊動態>>擺賬網資訊>>223城市上半年財政大數據

            223城市上半年財政大數據

            今年地方財政日子好過嗎?每個城市給出的答案可能不一樣。但疫后經濟穩步復蘇,地方財政收入總體保持較快增長,今年日子總體好過去年。

              近期粵開證券研究院梳理了223個城市上半年財政收支數據,發現只有13座城市財政有盈余——即財政自給率超過100%。財政自給率是指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比重。財政收入超過支出有盈余,財政相對自給自足。

              這13座城市都位于東部地區,既有上海、深圳、杭州等一線和新一線城市,也有濰坊、東營、紹興等普通地級市。

              粵開證券研究院副院長羅志恒告訴第一財經,財政自給率高的城市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經濟發達財政收入高,財政實力強,如杭州、上海等;另一種是財政收入相對較低,但由于當地人口流出,支出也低,推動自給率升高。如東營等城市。

              各地財政自給率受哪些因素影響

              在中國現行財稅體制下,上述223個城市中絕大多數城市需要將當地財政收入上繳相當一部分給中央和省級政府。四大直轄市財政只需與中央分享;5個計劃單列市理論上僅需上繳中央,但在實際執行中,計劃單列市與所在省份“單列不脫鉤”,上繳收入及比例普遍較低。因此,相對來說,這9個城市自留收入會更高,相應財政自給率也會高些。另外,各省與地市分享的收入比例不盡相同,也會影響各地財政自給率。

              比如,廣東省內區域發展不均衡,需要省級政府加大財力統籌。因此,廣州等市除了跟其他所有地市一樣,按分稅制交50%增值稅和60%的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給中央外,還要交25%增值稅和20%的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給省級。由于自留收入相對少些,廣州市上半年財政收入靠前,但在剛性支出下,財政自給率只有62.1%。

              根據粵開證券研究院研報,如果以財政自給率50%為界限,50%以上城市有100座,其中東部占比超六成。而剩下的123座城市財政自給率不足50%,主要位于中西部地區。

              比如,財政自給率低于10%的城市,包括青海的果洛州、玉樹州、黃南州、海北州,寧夏固原市、云南怒江州、陜西安康市。這些經濟欠發達地方,財政收入低,財政收支矛盾較大。

              地級市財政自給率差異很大,且同一個省份內部各市差異也很明顯,各省份的財政自給率則相當于省內各市區一個平均數,能更好地把握地方財政收支狀況。

              如果從省份財政收支情況來看,上半年31個省份中,僅有上海一地有盈余,財政自給率超過100%;浙江財政自給率也逼近100%。北京、天津、廣東、江蘇、福建、山東則緊隨其后;而西藏、青海、甘肅、黑龍江、新疆、寧夏、云南等地財政自給率靠后,多數不足30%。

              事實上,財政自給率中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是一個狹義概念,并未包括中央等轉移支付收入,地方發行政府債券籌資收入、結轉結余存量資金、政府性基金等調入收入等。

              羅志恒表示,需要全面認知財政自給率指標,該指標只反映政府間關系的初次分配,考慮到大量的中央轉移支付和稅收返還給地方后的再分配效應,地方可用財力和滿足支出的能力將大幅提高。

              中央和省級在獲得地市上繳的財政收入后,大部分會通過轉移支付再分配到各市。比如,根據今年中央預算,在中央財政全年約11.9萬億元支出中,中央本級只花了其中3.5萬億元,其余8萬多億元都通過轉移支付給地方,尤其是中西部欠發達地區,以促進區域均衡發展,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

              因此,上述財政自給率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觀察地市獲得上級財政支持反向指標,財政自給率越低,獲得的中央和省轉移支付資金支持力度越大。

              比如,在200多個城市中,青海省果洛州上半年收入僅有0.8億元,但在上級政府大量轉移支付等資金支持下,上半年果洛州以21107元的人均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居全國之首,青海省海北州緊隨其后排第二。當然這跟這些地方人口少也有關。

              今年下半年地方財政自給率或有所下降

              去年受疫情沖擊,地方財政收入出現幾十年不遇的下滑,而剛性支出不減反增,地方財政收支矛盾加大,財政自給率有所降低。隨著疫情得以防控,中國經濟穩步復蘇,受去年低基數等影響,今年上半年全國地方財政收入增速高達20.6%,而由于支出相對較慢(6.4%),財政自給率有所提高。

              根據中誠信國際數據,為了剔除去年基數低的因素,與2019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超八成省份財政自給率出現回升,回升省份數量較一季度增加5個,財政收支情況持續好轉,但部分省份收支矛盾仍然較大。

              隨著去年下半年基數逐步抬高,受疫情、汛情、大宗商品價格快速上漲等因素影響,經濟增速放緩,財政收入增速也有所放緩,而支出略有提速,下半年地方財政自給率或有所下降。

              財政部部長劉昆去年撰文指出,今后一段時間,財政整體上面臨減收增支壓力,財政運行仍將處于“緊平衡”狀態。

              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去年底公開表示,從中長期來看,受疫情沖擊、經濟潛在增長率下降,以及全球經濟下滑的影響,預計未來五年我國財政收入總額將呈低水平運行勢態,而財政支出壓力仍然較大。雖然財政支出結構優化可以釋放部分財力,但財政支出擴張態勢未變,政府一般性支出縮減的空間已經很小??梢哉f,財政困難不只是近期、短期的事情,中期也會非常困難。

              羅志恒表示,對于各地市而言,無論數字好看還是難看,財政緊平衡和收支矛盾加劇將是未來的常態,財政要綜合考慮發展與安全、穩增長與防風險、減稅降費與財政可持續等多重目標的平衡,更考驗地方政府緩和隱性收入(決定實際可支配財力)以及政績考核機制(決定支出責任)矛盾的能力。

              他認為,要解決財政困境,避免“財政危機”,短期內既要鞏固前期減稅降費效果,也要增收節支,開源節流,適度下調社保繳費率,增消費稅、資源稅和國企利潤上繳,加快房地產稅立法。中長期看,必須深化改革,理清政府與市場關系,簡政放權、精兵簡政裁撤冗員,深化行政體制、財政稅收體制、社保制度改革。

            未满十八18禁止免费网站
          2. <acronym id="sj7cd"><ruby id="sj7cd"></ruby></acronym>
              1. <acronym id="sj7cd"><em id="sj7cd"></em></acronym>

                <thead id="sj7cd"><ruby id="sj7cd"></ruby></thead>